原生云游戏为何会引起50万人围观?

诚如大家所知,眼下中国游戏市场,游戏云化已较为普遍,这得益于产业链各方共同进行技术探索。

必须得承认,存量游戏上云,固然不错。但云游戏的真正魅力在于万人同屏的开放大世界。

究竟不同阶段该如何探索云游戏?5G云游时代,原生云游戏为王,背后有哪些逻辑?中国原生云游戏又发展到了哪个阶段?

围绕上述问题,网易伏羲实验室平台技术总监刘柏、Unity大中华区总裁张俊波、西山居副总裁姚喆、蔚领时代CEO郭建君、英礴中国制作总监包波、方正证券传媒互联网资深分析师陈梦竹,分享了独家见解。

上述六位嘉宾以其深厚的行业知识储备与专业的分析角度,为我们深刻剖析了中国原生云游阶段概况,并展望了未来发展趋势。以下是会议精彩观点。

看好云原生引擎

网易游戏是国内代表性的游戏厂商,旗下拥有多款畅销大作比如《逆水寒》《天谕》手游等。

作为一家优秀的游戏CP,网易游戏不断探索前沿技术。网易雷火事业群旗下的伏羲实验室,正是专注于研究游戏AI的机构。

在本次云游戏高峰论坛上,网易伏羲实验室平台技术总监刘柏为我们分享了网易在云游戏领域的最新进展。

在演讲中,他列举了两款游戏,分别是《逆水寒》和《天谕》手游。

上个月《逆水寒》推出了两周年纪念版本,并上线了新职业玄机。据悉,网易通过云游戏技术让玩家率先体验,达到了非常好的传播效果。

刘柏介绍到,在《逆水寒》中使用了Dailybuild云游戏系统。通过它,原本高达80多GB的客户端,无需下载,用户打开浏览器即可直接体验。此外Dailybuild还具有版本自动匹配,高效分发,信息安全性高等特点。

该系统在疫情期间表现出现,为后续的云游戏技术预研提供了基础平台。

云垂

至于《天谕》手游,网易将云游戏技术融入到捏脸玩法中,还举办了首届捏脸大赛。通过拆分游戏模块上云玩法效果拔群,扩宽测试期玩家参与群体。这充分调动玩家社区玩家活跃,高效引导玩家自创作自传播。

刘柏表示自己非常看好云游戏未来的发展前景,更具体来说是云原生引擎。他透露,雷火伏羲实验室真在做相关的研究。网易内部,也投入了非常多人力在做云游戏相关的研发工作。

次世代即将到来,云游还有一段时间

客观地说游戏体验好不好,跟游戏引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Unity是世界领先的实时3D内容开发和运营平台,国内开发游戏大多绕不开它。

在“体验云端游戏、释放无限创意”的主演演讲中,Unity大中华区总裁张俊波表示,随着时代变迁,游戏也在迭代,“次世代” 即将到来,5G+云即将改变格局。

他认为,未来的游戏体验等于平台+技术,缺一不可。

下一代云平台弘电脑

据悉,Unity已于谷歌云游戏平台Stadia达成原生云游戏的合作,从引擎底层对云游戏延迟、渲染效果,输入设备延迟等进行优化。

目前已经有用Unity开发的游戏上线Stadia。

大体上,Unity储备的技术还包括云端渲染技术Render Streaming、云端资源分发,以及Tiny小游戏引擎。

对于未来的游戏发展趋势, 张俊波认为次世代将会很快到来。至于云游戏,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成熟,新的游戏主机也需要更多的游戏作品出炉来吸引消费者,这一切不会太远了。

通信技术变迁有望加速这一进程。5G具备高带宽、低延时等特征,它让云端传输变得非常简单,降低游戏开发门槛。

这会从底层改变整个市场的格局。

如何打破云游戏“成本困局”

既然说到技术领域,那就不能不提今年刚刚完成数千万A轮融资的“后起之秀”——蔚领时代。

自2019年1月9日成立以来,该公司就专注于提供云游戏技术解决方案。凭借其独特的应用容器化技术,蔚领助力诸多大型游戏成功上云。与此同时,它也在探索开发原生云游戏框架,并取得了阶段性的进展。

成立不到两年的蔚领时代已与金山云、阿里云、UCloud等公有云大厂达成合作,并为米哈游、360、中手游等知名游戏CP提供技术支持,广受业界认可。

谈及为何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如此好的成绩,蔚领时代CEO郭建君表示,原因正在于“公司注重技术积累的同时,更注重当前阶段用户成本的构成”。

郭建君认为,现阶段无论是云游戏技术方案提供商或需求方,都聚焦于如何“降低成本”。

“在现阶段云游戏架构下,每增加一个用户,实际上就增加了一个游戏客户端云化所占用的算力资源。”郭建君说,“用户越多,算力资源消耗越大,造成了陡峭的线性成本关系。”

云游戏困境

“降低成本”已然成为了当前云游戏厂商的最高诉求。与此同时,缺失独占产品,以及实质性的游戏内容,同样都制约了原生云游戏的发展。

谈及解决之道,郭建君表示,对比竞核《中国云游戏中场战事》中对现有游戏开发、架构的定义,如今云游戏仍未完全脱离传统模式。

待到实现游戏开发云化、架构云化,游戏CP厂商们将释放出更强大的创造力,突破现有品类限制,实现原生云游戏的飞跃发展。

观点碰撞PK

本次圆桌讨论环节,由方正证券传媒互联网资深分析师陈梦竹主持,网易伏羲实验室平台技术总监刘柏、Unity大中华区总裁张俊波、西山居副总裁姚喆、蔚领时代CEO郭建君、英礴中国制作总监包波参与讨论并分享了观点。

谈及对原生云游戏的理解,以及其相较于以往云游戏所能够带来的改善和新体验。

“现在云游戏大部分都是原有游戏的云化版,玩家体验上限非常明显。”网易伏羲实验室平台技术总监刘柏认为,“原生云游戏,应该一开始就跑在云端上,并利用云端强大的算力运行,更好地解决包体大、硬件配置低、网络延迟高等玩家游戏体验弊端。”

他强调,原生云游戏是云游戏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针对上述问题,Unity大中华区总裁张俊波表示,原生云游戏有机会利用更强大的算力,更多的GPU、CPU以及成千上万的服务器来处理更多更复杂的场景,实现边看边玩。

西山居副总裁姚喆从技术和游戏体验两个层面,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行业大佬们视频会议

首先,原生云游戏是针对多终端操作,进行众多专属适配和定制。因此,相较于其它云游戏来讲,玩家在跨端体验原生云游戏产品时,基于该终端过往的操作习惯,能获得更好的体验。

另一方面,在画面精度、表现以及体验帧数大幅度提升后。一旦,原生云游戏在定制性技术上有所突破,它会比通用性游戏解决方案高很多。

以《剑网3》云游戏为例,该作能够基于原生云游戏的方式在云端实现3D大世界沉浸式体验,如光线追踪、拟真天气、布料材质以及物理碰撞等效果都能完美呈现。

站在技术角度,英礴中国制作总监包波认为,所谓云游戏即摆脱了前端渲染限制和对后端服务器端资源的重新使用。

在他看来,云游戏主要分为三种:第一、云游戏是一个全新的平台,需要靠作品去掌握统治力;第二、云游戏能够摆脱前端渲染限制,助力手游等算力比较弱的平台实现突破;第三、待到云端算力聚集,云游戏或能实现万人同屏场景,甚至于“头号玩家”的概念世界。

就目前而言,在后端技术、开发模式等方面,原生云游戏与想象中的仍有一段距离。随着中国云游戏持续推进,相关产业链将会受益。

蔚领时代CEO郭建君直言,中国云游戏市场发展并不会比海外市场发展得慢或者发展得弱。

目前国内公有云厂商已经在研发相应的云游戏产品,组建PaaS团队。随着,云游基础设施供应商提升博弈强度(公有云厂商),这会降低云游行业成本。

在他看来,中国云游戏市场主要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云化已上线的产品,比如《剑网 3》《逆水寒》等;第二阶段、开发原生云游戏,实现云游戏开发上云、游戏架构上云。

前者主要是改变用户习惯,在云游领域积累用户。后者是改变游戏CP的习惯,继而改变研发的习惯。

在郭建君看来,整个过渡过程会较为平滑,也符合逻辑。他对中国原生云游戏市场抱有极大信心。

对此,包波也深有同感。不过,他也表示中国原生云游戏发展也有令其担心的点。

例如,国内目前游戏研发在整体品质上稍有不足,与3A级产品之间仍有差距。但这并不难补,这取决于研发成本,另一个是对超级复杂游戏项目的管理水平。

在包波看来,这两点一旦跟上,中国游戏团队在5-10年内是能够迎头赶上甚至超越世界顶级的团队。

通过上述五位嘉宾的分享,竞核发现原生云游戏虽面临技术、硬件、内容等多方面挑战,但产业链各方都在努力探索,某些细分领域也出现了可喜的变化。

期待不远的将来,原生云游戏能够为玩家们带来万人同屏的“头号玩家”世界。

最新弘电脑活动,各种福利资讯,尽可关注!

弘电脑公众号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原生云游戏为何会引起50万人围观?